当前位置: 首页 > 马来西亚移民资讯 > 马来西亚移民生活

马来西亚年味比中国更浓

生活在马来西亚,文化与视觉上,并不会枯燥乏味。

三大民族共处一国,又都各自保留自己的传统节日与文化;吉隆坡的商场和街道,经常根据不同民族的文化进行不同节日装饰:华人的春节、马来人的开斋节、印度人的屠妖节......一年轮下来,也够让人眼花缭乱。

进入二月初,人们似乎还没从阳历新年和大宝森节的欢庆气氛中走出来,也还没有来得及视觉疲劳,吉隆坡的画风已然改变,另外一种文化氛围的节庆装饰,已经呈现在人们眼前------中国红的装饰处处可见。

我已经连续4年在马来西亚过春节了。每到春节,我就春节,我就喜欢呆在马来西亚过年。马来西亚的中国年味大概是世界上最浓厚的吧?!

比中国年味还要纯正

我记得中驻马来西前任大使曾赞叹:吉隆坡的中国年味,比中国大陆很多地方都要浓与“纯正”。

此话并不夸张,因为中国大陆近代史上战事多,又经历了文革10年浩劫,中华传统文化遭到一定的破坏,故某些传统文化反而不如们陆续华人保留得完整。而中国之外的其他国家的年味,就更难与马来西亚比拟了。

在欧美国家,春节(马来西亚多称农历新年)更多的是存在于华人社区或是中国城中;且属于少数族群的节庆,并不是国家的法定假日。

大马则不同,农历新年是全体马来西亚公民的法定假期。吉隆坡的年味并非只存在于茨厂街等唐人街。事实上,吉隆坡的年味无处不在。农历新年的前一个月,吉隆坡一些大街小巷就满大红灯笼,茨厂街更是张灯结彩、舞龙舞狮热闹非凡。

吉隆坡的年味无处不在,大街小巷挂满大红灯笼


在马来西亚上了传统文化课......
 
在中国国春节,往往受到地域文化的限制,感受到的人文相对而言也较为单一。中国北方,家家户户包饺子是春节的传统;中国最南方,春节则顿顿必有海南鸡。这都是地方特色文化,传统也比较单一。
 
而马来西亚农历新年的魅力在于中华文化的多元化。任命感受到不是某一个地区的文化与年俗,而是融合着中南方较多地区的传统年俗和风情。
 
我是到了马来西亚,才知道盆菜是客家人过农历新年比备的传统年菜,且盆菜必定要装在一个圆盆里,代表着团团圆圆、圆圆满满。
 
盆菜起源于宋朝,至今已经有700多年历史了!
 
我是到马来西亚,才知道福建人初九拜天公比除夕夜都要热闹。我是到了马来西亚,带知道初七“人日”(人的生日),马来西亚华人要捞生。我是到马来西亚,才知道马来西亚人元宵节除了闹花灯外,还要抛感觉和抛蕉,那是起源于祖籍附件的马来西亚未还女子“抛好柑,嫁好尪”(音骯,意丈夫)”的习俗......
 
在大马生活,我市场感觉惭愧,我对很多中华传统文化并不了解。我是到了大马,才补上安歇传统文化课的。
 
一起捞生好开心......
 
在马来西亚住久了,边去喜欢上客家人的盆菜和大马华人的捞生。几年下来,我家国春节(农历新年)也开始多元化了--不仅种金橘和生菜(生财),还会拜访凤梨(黄梨)。
团员年夜饭不仅有海南鸡饭,而且必定还要有“器材鱼生”和盆菜。不仅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。更是喜欢那种团团圆圆和热热闹闹的氛围。
记得初到马来西亚,我对“捞生”有过一个美丽的误会:农历新年前夕,吉隆坡很多餐馆门前就挂上条幅广告:“七彩鱼生”。我那时看到这些布条广告,难免纳闷:餐厅这些是兜售从大海里捞来的色彩斑斓的热带鱼儿吗?因为缺乏对本地文化的了解,就只能望文生义:鱼生,大概是活鱼吧?“七彩鱼生”就是五颜六色的、生机勃勃的热带鱼儿吧?
 
后来知道“捞生”的真正意义后,难免觉得自己好笑。原来,“七彩鱼生”是以三文鱼等生鱼片为主食材,搭配腌姜丝及各种有颜色的蔬菜丝或水果丝。七彩缤纷的蔬菜丝不仅色泽诱人,而且还有讲究——相传在“人日”当天,古人以七彩菜为羹,作为七日的象征。
 
而这七样菜取得是其谐音,包括了各种好意头:芹菜是“勤”;蒜,就是要会“算”
;芫菜便是“缘”;有鱼,则是年年有“余”......
 
在大马,农历新年期间的商业活动和应酬饭局,往往都离不开捞生。甭管多冷生的场面,一起热热闹闹、开开心心地捞生后,气氛都活跃了、大家也就热络起来了。
农历新年期间的商业活动和应酬饭局,往往都离不开“捞生”
 

年味独特融合各文化
 
有一年,我在云顶一家度假村过农历新年。原以为还远离市区,年味就会很淡。没想到度假村里依旧是年味十足,有“变脸”、杂技和功夫等各种华人传统文化表演。
 
走在度假村里,会有顽皮的“财神爷”冷不防地从哪里冒出来,派红包糖果贺年。除夕夜,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素不相识,却聚在一起齐齐高喊“捞啊发啊......”那种感觉,既有我熟悉的年味又充满异国风情。
 
大马华人既守旧又创新,除了融合中国南方多地区特色传统文化之外,大马的农历新年还混合着娘惹文化和马印风情。所有这些元素构成大马独特的年味儿。
农历新年期间,吉隆坡各大商场挂满红红火火的装饰,光那些琳琅满目的年货摊,听那些喜气洋洋的新年歌,感觉这才有年味。
 
中国年多了异国风情
农历新年期间,我喜欢去吉隆坡的各大商场,看那些红红火火的装饰,逛那些琳琅满目的年货摊,听那些喜气洋洋的新年歌,感觉这才有年味。不仅如此,每个商城都会有一些文化表演。只要有心,总能让人大涨知识。
去年,我在KLCC商城,兴致勃勃看了一场文化表演。不仅欧中国的文化,还混合着马来人和印尼人的文化,我在那个表演中,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印尼竹琴“angklung”;源于印尼的竹琴是马来族的特色乐器,是马来人视为民族团结的象征,也是爪哇人文化的符号。
 
演出中,美丽的“新娘子”心灵手巧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厨艺女红样样出色。她给我们演奏了欢庆的竹琴乐曲并一展歌喉,她唱的两首马来语歌曲,恰巧是我熟悉的。当时我站在前排,忍不住和新娘子互动,跟她的节奏亲哼了起来“rasa sayang hey rasa sayang sayang hey ......” 当“新娘子”唱起{Dayung sampan} 时,我则跟着旋律,快乐地哼中文<甜蜜蜜> ,“新娘子” 和我,台上台下默契互动,当我们彼此对视时,欢乐而真诚地给彼此露出“甜蜜蜜”的笑容——我们是彼此短暂的知音。
 
马来人热情外露,他们善用笑容和歌舞肢体语言把人们的情绪都调动起来,让人忍不住与之欢乐、舞蹈与歌唱。呵! 这中国年居然就多出一份异国风情!